2013-05-16

為什麼我們要容許性別開放團體持續霸凌國健局?

http://inmed.us/self-paced_courses/international_hiv_medicine/images/prevention_2.jpg
備受批評的 ABC of HIV Prevention

打開國健局網站健康主題專區,你會看到所有主題只要跟性有關係的,最前面的一定不是衛生資訊,而是性平教育,這是一件很畸形的事,彷彿所有事情碰到性都要轉彎一樣:健康不再是國健局的主業務,推廣性平才是,我真不知道到底國健局是國健局,還是國民性別平等局了。

前幾天的「國健局真愛立約下架事件」,正讓我們看清楚,當今台灣性別政策的權力結構。

當有一丁點東西不合性別開放團體的意,他們就會開始發動網路圍剿,大肆抹黑,從Ptt到個人部落格,一句「台灣難道是個政教合一的國家嗎?」這句聖旨,逼得國健局不得不順從「民意」速速下架。

台灣,並不是在性平團體的努力下邁向一個更多元的性別觀,而是用一個號稱「多元開放」的性別觀去打壓所有其他性別觀,到最後,我們社會有的會是「一個絕對正確、毫無挑戰空間、絕對正義」的性別觀還是「大家包容彼此不同的性別觀」的性別觀?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慶幸,我活在一個主張「最好要吃無毒蔬果」不會被罵歧視「不挑無毒蔬果進食者」;一個主張「吃素是好的」人不會被批鬥成「歧視葷食者」;一個百無禁忌的葷食者也不會沒事去干涉別人要吃素、要吃無毒、宣導「無毒&素食是好的」的自由,這樣的國家。

http://4.bp.blogspot.com/-qbZ2wx39oCo/UBFnxnMyC7I/AAAAAAAAOEs/H8RxZCNJffQ/s1600/5bec260ad96161e.jpg
到底,誰在製造反烏托邦?

當然,就事件本身,我並沒有支持用類宗教術語來嚇人要守貞,但請問,若有合理的公衛理由,國健局難到就不能推行減少性接觸的性別教育嗎?

哲學哲學雞蛋糕的《國民健康局,或國民道德衛生局?》一文,可以讓我們有所思考:
國民健康局憑什麼定義真愛、值得追求的愛?憑什麼從對於愛情的既定觀點去主張「最好不要有婚前性行為」?
假如這套邏輯說得通,那國健局也不可以推廣標準體重/身材,因為國健局無權定義良好體態(BMI)、值得追求體態不可教導小孩不該隨處亂摸然後把手放到嘴巴,因為那是人與生俱來的好奇心與需求,不該用有偏見的道德標準限制。更不該推母嬰同室,哺餵母乳,因為那根本是很小一派的偽科學。

在公衛上,減少普遍的性接觸對社會防治性病有絕對的正相關,當然這必須配合安全的性行為,才能收到最佳的效果 ,但要把這種內容寫成文宣,只宣導性病的危害是不夠的,因為減少性行為達到防治性病只有在大家都做才有意義,就跟我之前寫過的咳嗽戴口罩是相同道理,當一個不利自己但製造正外部性的準公共財,若你不藉由欺騙大眾,確實的將社會利益與個人利益掛勾,在少數人背叛(不執行)下只會讓效果不足,進而減低執行者與不執行者的感染機率差別,到最後政策完全失效。

Keep all possibility of STD?
就性教育而言,即便不歧視婚外/前性行為,若要勸導青少年在發生性關係時慎選對象,任何一字一句若化成教育語言,就不免出現「真愛」兩字,假如叫你要選、要等、要多看看多想想,就會被開放團體冠上「守貞」兩字,假如要有牽扯到承諾要結婚、要付拿小孩錢等等,馬上「立約」的帽子就蓋下去,請問,這樣玩,到底要怎樣教導青少年降低性交頻率?

這就跟家長告訴小孩「你不要路邊亂買東西吃,不然我打你」一樣。正因為小孩不是每次亂吃東西都會拉肚子,也無法感受到亂吃東西造成的營養失衡問題,所以家 長才會出言恐嚇。衛教資訊往往用很多不正確但是易懂的類比,對民眾撒白謊,假如性別開放團體對這種白謊有意見,那就來個正確的文宣,但也是叫大家慎選上床 對像,不是嗎?

結語


行文至此,我想到最近性別團體支持者很愛傳的一篇文章《「我寧願她帶男朋友回家過夜」淺談荷蘭性教育》這篇文章,我反倒認為傳的人跟之前傳TED演講《伊莉莎白·皮薩尼談性、毒品、愛滋病病毒HIV--讓我們理性點吧!》一樣,都沒看懂文章的內涵。(關於那篇TED演講的解讀謬誤,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我在此處的回應)

「我寧願她帶男朋友回家過夜」淺談荷蘭性教育》這篇文章,我想很多人會刻意忽略這兩段話中間隱含的內容。
因此直到今日,仍有少數的天主教與基督教學校拒絕教授青少年性教育課程,但會請有此資訊需求的家長與學生自行到家 庭醫生或政府立案認定的社區青少年服務中心找專業的社工師進行諮商。
第二,荷蘭的性教育將性與婚姻和宗教脫鉤。性不是只能發生在婚姻中,也不提倡婚前守貞,但尊重這樣的選擇。
這兩段和在一起看,你可以推論出,雖然荷蘭的性教育與婚姻和宗教脫鉤,但不代表荷蘭的性教育不尊重婚姻和宗教的社會價值,這與台灣現在「不可以談守貞」、「拒宗教意見在外」、「家長不可決定孩子要接受甚麼性教育」的網路主流意見完全不同

這篇文章你綜觀全貌,荷蘭的性教育雖然家長是持開放的態度與兒女談性,但是卻不是不能選擇兒女接觸的性教育內容。假如你是有宗教信仰的人,你大可把小孩送到不教的學校,再到政府機構與小孩一起接受諮詢,讓小孩接受性教育的教育現場,家長也在場

請問在台灣,家長有權要求學校的不教自己小孩政府要教那套性教育嗎? 那些提倡性自由的人願意給其他有不同意見的人,有不同的選擇,然後不會公然把這套教材列在升學考試之中嗎?

為什麼真愛聯盟腦殘歸腦殘,還是可以吸引那麼多人,很簡單,這就跟「廢死為受害者家屬做了甚麼?」一樣,今天推廣新式性教育的性別開放團體,到底為出錢、出基因的家長做了甚麼? 他們作的事大概就跟投資顧問一樣,拿民眾勞保保費照自己的意見投資,然後全民負擔~

國健局網站-婦女健康
這就跟你的勞保被專業經理人坑殺的FU一樣! 所以,我們還要容許性別開放團體持續霸凌國健局跟其他政府機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