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12

你所不知道的真愛聯盟 (更新:付《回應:「身為基督徒對真愛聯盟的疑惑」 系列文》的導讀 )

2011/08/13更新:付上《回應:「身為基督徒對真愛聯盟的疑惑」 系列文》的導讀


日前有個非常獨特的機會,與真愛聯盟的年輕核心成員 L 先生 一起同桌吃飯 (事實上我事前根本不知道他是真愛聯盟的人XD),既然都同桌了,當然大家不免會問他一些辛辣的問題,像是「你們為什麼要敵視同性戀」、「你們為什麼要用聖經壓人」、「你們為何要讓基督教教義進入法律裡面去」之類的問題通通出來了,但在一些交流過後,大家發現其實真愛聯盟跟電視上看到的實在不太一樣......

(注意: 裡面可能有戰 處男/處女 文,點閱時請先行考慮,蛤~ 你問為什麼談同性戀議題會扯到處男/處女? 那你還是先點進去再對我發火吧)

先不提該 L 先生到底說了甚麼,我先說說我對真愛聯盟的看法吧:因為自己是個基督徒,所以老實說當我聽到「真愛聯盟」四個大字時,依自己的經驗告訴我這個團體應該是去辦國際家庭日啊、婚前守貞運動啊、反對墮胎啊這類活動的組織,再怎麼樣都不會輪到同性戀議題這一塊,因為光搞那一塊就搞不完、惹火夠多人了,哪有時間搞反同志運動多惹個同志團體啊?

但是看新聞、網路的轉訊,「真愛聯盟」這四個字的意義在我看起來卻完全不一樣,他們似乎愧對這個名詞,不去搞守貞運動而去搞同志運動,真是莫名其妙



真愛聯盟的零話


其實他們想的東西跟所有的基督徒一樣:
讓神的國降臨
喂~ 等等啊,我求求你不要因為看到宗教術語就關視窗了,讓我解釋一下,這句話講白了就是:
傳教 (炸)
甚麼你說這不是更糟糕嗎XD,好了不兜圈子了,先說說教會是怎麼傳教的吧,我們雖然看到街上會有貼廣告、或有奇怪的人攔住你叫你跟他一起讀聖經等等的傳教方式,但實際上這不是最主流的傳教方式(他只是最顯眼的傳教方式),最主流的傳教方式,是牧者們跟禱告團隊整天代禱,然後無論你相不相信,反正他們會有來自神的「領受」:一些關於神要對現在社會的感覺以及神要他們做甚麼,然後他們就做甚麼

那所以說這群人到底是「領受」了甚麼呢? 其實可能是很多人聽過、也認同的「無父的年代 &  孤兒的心靈」,所謂「無父的年代 &  孤兒的心靈」,指的是一種現象:現今社會無論是隔代教養、父母離婚、夫妻外遇等等哪個問題,造就了一群家裡沒有大人的新世代,這群人呼應的這個「呼召」,而開始走出教會的。



真愛聯盟的日常


所以說這群教友平常到底在做甚麼呢? 他們在教書,你沒看錯,真愛聯盟的成員很多其實是國中小的輔導老師或民間機構的社工人員,最上面的教會牧者群其實只是一個代表,這下就有趣了。



真愛聯盟的一存


這群人呼應「無父的年代 &  孤兒的心靈」的看見,與他們的職場經驗結合,感覺到整個問題的核心之一,是台灣國民教育在教育下一代面對情感問題這塊極度地缺乏(可能已經有人看出來問題點了),尤其是性教育(或者對他們而言是婚姻教育),從以前到現在,或許我們已經在教育社會大眾「如何操作性器」已經有很深入的探討,但是「為何要用性器、我該不該用性器」這一塊,我們的國民教育總是閃爍其詞、含混帶過,這樣帶出來的其實等同於性解放。

或許你會說:性解放沒有甚麼不好啊,但是現實就是性解放往往是婚姻關係破裂的最主要因素,而且實際上他們也不打算「解決」性解放的問題,他們真正想要做的事是:
希望把傳統婚姻價值的美好呈現給青少年看,讓他們在年紀尚輕的時候能知道傳統婚姻好在哪裡。
而他們也認為這是他們該做給小朋友看的,因為很多人在破碎的家庭長大,沒看過所謂的「幸福家庭」的樣子,試問你沒看過的東西怎麼可能認為他存在呢?

講到這邊,我先整理一下 L 先生的思路:
「無父的年代」→「家庭價值淪喪」→「婚姻教育缺一半」→ 我們應該把婚姻教育的愛的那個部分填滿!!!
這也就是真愛聯盟為什麼取名叫真愛的原因了。



真愛聯盟的火種


所以說,從頭到尾真愛聯盟份子執著的,都不是在「同性戀該不該存在」的議題上,而是「國民教育的性、愛教育的路線」議題,從以前到現在,我們的性(別)、愛(情)教育,從兩者皆不談,到現在只談性不談愛,這都不是他們所樂見的,他們真正希望的是:在教學生怎麼做愛之前,可不可以先談談如何做朋友、如何談戀愛、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再談談如何彼此信任、彼此犧牲,最後再談談什麼是愛,然後你們(最好結婚了)再去做愛~
一切都不是該不該教小孩甚麼東西的問題,而是甚麼時候教小孩甚麼東西的問題
這也是他們要阻止這次課綱的最主要因素,事實上請問大家,在聽到「真愛聯盟」四個大字之前,有誰知道教育部要改課綱的? (當然為什麼當初會改課綱這背後的話又更黑了,讓他們自己去吵吧XD)



真愛聯盟的二心


(以下這段是我冒最大危險把 L 先生的話寫出來的部分)

看到這邊,很多人會想說「聽你在唬爛,明明那些「真愛聯盟」在南區公聽會就做出那種事,還說不是反同性戀者」,對於這點就是現在真愛聯盟的困境:「實際上那群「基督徒」,根本不是真愛聯盟的牧者同工」,但基於大家都是「弟兄姊妹」真愛聯盟的成員也不敢多說甚麼,尤其是當下已經揹了「反同性戀」的黑鍋,再沒有教會的支持根本做不下去,也只能任由這群基督徒拿著「真愛聯盟」的旗子四處揮舞。

(註解:很多人對這一段很不解,我稍微解釋一下:真愛聯盟早就得罪教育部跟同志團體了,這時候再說「我們不是歧視同性戀」,甚至出面抨擊基督教的錯誤,只是讓他們腹背受敵,這時候他們也只能吞下去......。另外,大型的事工,尤其是跨教會的事工,基本上沒有人能動其他教會的會友,約束力也不高,常常會出現各自為政、不同聲音的狀態,假如有長年參與跨教會事工的基督徒,應該會特別理解我說的話是甚麼意思)



真愛聯盟的水際


所以說 L 先生到底是如何看待同性戀團體的呢? 他的看法是:
神愛你們,我也愛你XD (再炸)
說真的,無論是哪個基督徒,不管我們支持或反對同性戀,都有被同性戀者跟友善團體鄙視、辱罵、嘲笑的心理準備,事實上真愛聯盟有成員 (是的,檯面上的真愛聯盟成員都是當砲灰的,真正的真愛聯盟成員很隱密的XD) 事後有私下去聽同性戀團體為準備同性戀運動的一些集會,他們自己的感覺是同性戀團體是學習歐洲的同性戀運動:藉由打壓、汙名化、指控被歧視等等方式攻擊基督教來取的社會的認同,畢竟基督教在歐洲有讓希特勒走向右派的陰影,又是多數,這樣建立自己是「被打壓的少數」的形象,是最有效率的。

當然,這是很有基督徒立場的觀點。



真愛聯盟的三振


L 先生是這樣檢視真愛聯盟現在的失敗的,失敗的原因有:
  • 倉促參與反對課綱活動:課綱出來他們才開始準備,相較於其他團體,早從課綱起草、發想階段就已經把他們這種有基督教背景的團體當假想敵演習好多次了。
  • 沒有事先勘查現狀:性別教育課綱的暗鬥老早就在茶杯裡上演,真愛聯盟是誤闖兩方的戰場。
  • 沒有公關、媒體、宣傳、社運人才在這個團隊當中:都是老師、社工,你還期待甚麼XD



真愛聯盟的木陰


所以對真愛聯盟,到底甚麼是「真 (正的) 愛 (情)」呢?

L 先生的定義是這樣子的:
  1. 兩人的生命都成熟:可以自然的面對、處理自己的情緒,有負起責任的成熟度,同時也可以表達自己的情感,並且渴望與人建立關係。
  2. 對於處理愛情以外的各種人際關係有良好的應對:無論是作為兒女、朋友、學生(甚至老師)、同事、上下屬、敵人,都可有一定的處理能力,而不致影響心情。
  3. 願意對另一半負責、委身,彼此可以承諾、信任對方,同時也喜歡、深愛著對方
這些東西應該是良好婚姻的必備條件,在有了這些東西之後,才應該教小朋友再去談性,也就是說對 L 先生而言,所謂需要「婚前守貞、不外遇」的「婚姻」是「滿足上面三種條件的關係」,而不是「一紙證書」(這就是我說會戰 處男/處女 的地方)

當然說的簡單做的難,真愛聯盟最終的目的,是變成一個教育機構之類的東西,研發、傳授讓人可以做到這些事的教學法與顧問諮詢,甚至希望這套教育可以變成國民教育的一部份。

也就是說他們是想多給大眾一個選擇,而非拿走大眾一個選擇



真愛聯盟的四散


接下來是同志團體的好消息了,就是真愛聯盟打算收山了,畢竟本來就沒打算搞這種活動,當然還是有人會反同性戀的,因為在同志運動中,永遠不缺「恐同者」~

之後真愛聯盟會回歸到學校裡面做「真愛教育」- 也就是剛剛提的那三點的教育,而且不傳基督教教義(事實上這種活動被叫做「預工」,也就是讓人對基督教沒有厭惡感的社會福利工作),至於這次課綱事件的後續,檯面上的成員會好好當個稻草人給送給同志團體,隨他們「好好愛護」一番~



真愛聯盟的月末


總結而言,我想經過 L 先生的解釋,應該讓人對真愛聯盟有很不同的看法,但一切是真是假,可能以後會清楚,也有可能永遠都不知道,因為打從一開始當他們踏入課綱議題時,即便他們是反性解放而不是反同志,即便他們不願意,即便他們認為自己是多給大眾一個選擇而不是禁止大眾的一個選擇,就已經註定成為台灣同志運動史上不可愛又不迷人的反派角色


Note 1:
在開始吵架之前,我先建議大家可以把 breath35 的一系列文章看過,會對有基督教背景的哲學下如何思考婚姻、同性戀議題有比較清楚的理解:
    當然他講得很深、很廣、很不實用XD,假如針對他的文章有問題請到該格主的 Blog 回應,我可能不能給個滿意的答案XD

    Note 2:
    一些這次事件的我見:
    • 關於教會的一些事實:
      • 事實一 - 台灣的教會對此議題沒有共識:這並非神學上的共識 (雖然說神學上台灣教會一直以來都很沒共識XD),也是教會要如何面對這個公共議題沒有共識,這是因為教會一直以來都很排斥參與社會運動所導致。
      • 事實二 - 台灣教會界並不是一個團結的組織:台灣教會史幾乎跟台灣歷史一樣久,這中間有許多錯縱複雜的歷史恩怨,也導致「基督教」並不是一個很有「實體」的對象(甚至常常內鬥不斷),這的確也給很多做社會運動的人空間,因為你只要說是對方是「基督徒」你總是找的到一兩個基督徒是在對方組織裡面的,這對貼一個團體標籤來煽動民眾已經足夠充分了。
      • 事實三 - 很多基督徒根本沒想過同性戀議題:不要以為基督徒天天上教會不用工作養小孩的,很多人只是市井小民外加周日上教堂而已。
    • 一些個人見解:
      • 見解一 - 教育部對於國民教育的彈性要有更多思考:其實不只這次,我們的社會的不同團體往往為教小孩甚麼東西爭吵,像之前的「歷史去不去中國化」、「國文文言文要多要少」等等,再再顯示教育部沒有給予國民教育足夠的空間給家長有自主性,當然這又牽扯到小孩子的教育決定權要如何調適的問題,是時候開始思考這個終極問題了
      • 見解二 - 「科學、科學多少憎恨假汝之名」:常常有人打對方就用一句話「你這言論不科學」,但事實上,牽扯到人文議題的「科學」,往往沒有想像的「科學」,今天同志議題討論時常常當有人搬哲學家了,就開始有沒看過哲學的人直接丟一句「你這是偽科學,根本是行歧視之實」是非常不懂科學的人在說的話,事實上科學尤其是非自然科學領域,往往學說都是很「不穩定」的,這時假如哲學能幫助釐清事情,其實就沒有科學出場的必要。有興趣的人可以去鑽研一下科學哲學或知識論,可以比較清楚(或混亂XD)科學的本質
      • 見解三 - 一切以和為貴:在 Google 輸入「真愛聯盟」搜尋,隨便點幾篇文章,看看討論區,請各位捫心自問:這真的是我們所樂見同志議題現在的走向嗎? 雙方(反同志者跟支持同志者)謾罵不斷、人身攻擊四起,甚麼奇怪的稱呼都用上了,這樣真的對大眾理性思考同志議題有幫助嗎? 試問我們真的以「剷除不同意見者」來建立使同志跟多元性向者能愉快生活的社會時,那種和平的景象是真實的,還是只是一種表面的假象? 這不只是要問性/別運動團體的問題,也是我要問基督徒的:假如我們以「剷除不同意見者」來建立一個「屬於神的國度」,這是神所樂見的嗎?